第十七章 谁是村长

作品: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|作者:人面鲎|分类:悬疑|更新:2021-01-13 19:52:31|字数:8106字

细看之下,我发现他的眼上也附着一层油膜,左眼的膜上破了一道口子,有小半截瞳孔从口子里露了出来。

老周在一旁低声道:“阖皮应该就是在找它。”

我点点头,蹑着步子走进岩洞,慢慢朝那个怪物靠近。

它还是不停地磕头,并没有对我产生提防。

我走到它跟前,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问它:“能听懂我说话吗?”

它立即停下磕头的动作,跪坐在地上拼命冲我点头。

我试着将一只手伸向它,它没有任何抵触,任凭我将手慢慢放在它的眼睛两侧,我捏眼膜的边缘,轻轻地,一点一点地将其揭开。

老周的眼膜是黏连在上下眼睑之间,基本没有碰到眼球,怪物的眼膜则与眼球大面积接触,而且粘得很紧,我只能尽量轻一点,以免伤害到它的视力。

用了将近一分钟,我才将两张眼膜完整地撕下来,接着就听“咔嚓咔嚓”一串碎响,像是怪物身上有大量骨节突然崩裂了一样。

还是老周发现它身上的泥垢在晃动,从旁提醒我:“它好像在蜕皮。”

得老周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,怪物身上已经有部分泥垢脱落下来了,我试着扣住一快泥垢,轻轻一揭,一大块龟壳般的泥壳竟被整个揭了下来。

老周将光束打在上面,能看到泥壳中嵌着很多指甲盖样的鳞片,显然,之前我们在路上发现的那些碎屑,都是从怪物身上掉落下来的。

“它不是蜕皮,是蜕鳞,帮他一把。”

说着我就手从怪物身上往下揭泥壳。

老周也凑上来,和我一左一右两面开工,将怪物身上的泥壳迅速揭落,期间怪物一直把头扭向我,眼睛里流露着深深的棋牌,也不知它在期盼什么。

直到所有泥壳都被清理干净,怪物的形象也终于清晰起来。

他有着和人类完全一样的躯干、臂膀、腿脚,却长了一颗犬类动物的头颅,十根手指像钢锥一样尖锐。

看这副模样,它和我们在小楼上发现的骸骨,应该是同一物种。

他昂着头,注视着我的眼睛,我和他对视了一下,发现它的眼睛里依然漏露着人性的光泽。

加上刚才我问他能不能听懂我的话时候,他还点了头,一个十分怪异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:“这只怪物,弄不好以前是个人。”

想到这儿,我立即问他:“你是村里的猎户?”

它愣了很久,才冲我点了点头。

老周不免惊愕:“你就是那个猎户?”

怪物……猎户依旧点了点头。

老周绕着圈,上上下下将猎户仔细打量了一遍,最后差点叫出来:“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”

我知道老周为什么这么惊愕,因为目前的所有证据都表明,猎户是收到了低语的影响,才变成这个样子的,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我及时撕掉了老周的眼膜,老周说不好也会变成这副模样。

猎户没有理会老周,愣愣地看着我,说:“你……是神灵吗?”

我摇头:“不是,我知道你刚才看到我身上发光了,不过我真的不是神灵,我们都是外面来的驱魔人。”

猎户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:“如果你不是神灵,为什么在那个到处都是脏血的世界里,你看起来却那么圣洁?”

我说:“可能是因为我身上带着能震慑邪物的东西,你看到的光,应该是从那上面发出来的。”

猎户眼睛里的光芒顿时变得有些黯淡:“哦,我懂了,你们是外面来的牧师吧,那我劝你们最好赶紧离开,以凡人的力量,是无法战胜那东西的。”

老周和我交换了一个眼神,旋即他问猎户:“那东西,是什么?”

但猎户好像已经没有和我们聊下去的兴趣,他将大半个身子依靠在石壁上,神性颓废,默然不语。

其实这个开局已经不错了,最起码猎户没有一张口就罗里吧嗦说些没用的东西。

但眼下我们也没有太多时间等猎户自己缓过神来,病原体很可能已经发现我了,时间上拖得越久,它的准备就越充分,对我们就越不利。

我朝猎户跟前凑了凑,对他说:“我们不是牧师,是驱魔人,一群专门为了对付你说的那个东西而存在的人。听说前段时间,村民从你家的大锅里发现了人类的骨头?要是我没猜错,你在变成怪物以后,有段时间完全失去了理智,在那段时间里,你也确确实实吃过人,不过后来村民们有了防备,你抓不到活人,只能对自己的猎狗下手,并在与猎狗搏斗的过程中,被自己的狗挠到了脸,从那以后,在你的视线里,有一小部分世界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,你也因此渐渐恢复了理智,对吗?”

猎户注视着我,慢慢点了点头。

老周则是一脸惊奇地看着我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其实我对猎户说的那些话,都是我的推测,而且不保证一定准确,只能保证大概率正确。

我是想啊,眼下我们还是有必要在猎户面前展示一些东西的,让他相信我们还是有能力解决他的问题的。

“我们确实是凡人,但是,我们和一般的凡人还是有点差别。”

一边说着,我抬起手,指了指猎户脚边的一块石头,那块石头先是微微晃动了一下,接着便在念动力的支撑下,缓缓浮上了半空。

猎户瞪大眼睛盯着那块小石头,过了好大一阵,问一句:“这是神力吗?”

“你觉得是就是,”我撤了念动力,让石头重新落回地面,而后将视线转向猎户:“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,那些阖皮为什么要找你?”

猎户的心智好像还没完全恢复正常,他现实愣了一下,接着便大叫起来:“是那些外乡人,一定是那两个外乡人,就是他们诱使我发现了金矿,就是他们,从地底下把青铜箱带出来的!”

我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冷静一下,等他的情绪没那么激动了,才对他说:“你细致地讲一讲。”

猎户用两只手的掌护着太阳穴,陷入了痛苦的沉思,隔了很久,他又用力摇头:“想不起来了,我全都想不起来了,我只记得,有两个外乡人给了我一块金子,他们说,山上有金矿,后来金矿被挖开了,在地底深处,他们挖出了非常可怕的东西,两个外乡人抱走了那个青铜箱,很多人都死了,很多人变成了怪物,只有我和村长逃了出来……”

他语序越来越混乱,语调越来越高,老周估计是怕他再说下去会发疯,赶紧将他打断:“哥们,诶!先别想那些了啊,你现在很安全。”

我问老周:“你觉得,村民到底从地底下挖出了什么东西?”

老周捂住猎户的耳朵,转过身来冲我摇摇头:“不好说,我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说实话,我当了这么多年猎人,也没遇见过这么诡异的事儿。”

他提到的“诡异的事儿”,应该说自己被低语影响那件事。

“我想起来了!”猎户突然惊叫一声。

我和老周同时将视线转向他,他则注视着我说:“青铜箱里有一卷羊皮纸,和一本红色的古书,我之前听到的低语,就是从古书上发出来的!”

这可是最关键的信息!

老周急问:“你知道书现在在哪吗?”

猎户做出一副用力思考的表情:“被……应该是被那两个外乡人拿走了。”

老周:“外乡人在哪,他们长什么样?”

猎户想了很久,最终还是摇摇头:“不……我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,他们应该还在村里……吧?”

老周旋过身来面朝我,我明白他的意思,点头道:“现在就回村,带上他。”

这次能找到猎户本人呢,算是一个出乎预料的成果,可猎户好像受过很严重的心理刺激,很多事情已经选择性失忆,这也是个预料之外的麻烦。

不过我想,既然他曾因为一些事事物激失去记忆,那么当他再次直面那些事物的时候,肯定也会有巨大的心理反应,从这个层面上来讲,猎户对于我们来说,就相当于一个敏锐的警报器,带上他绝对有用。

老周在前面做向导,带着我和猎户无声地穿越丛林,绕过几条暗巷,再次回到了旅店正对面的小楼。

开门的时候,老周刚把手放在门把上,手臂上的动作忽地顿了一下。

我正要问他怎么了,他却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我别出声。

随后,他一点一点将门把拧转,不发出一点声音,而后又提着门把,将门无声地拉开。

进门的时候,老周也是蹑着脚步,无声地迈进门槛,期间他指了指门槛后方,我顺着他手指的方位看了一眼,才发现地上有三节断了的铅条。

怪不得老周这么小心,肯定是他在离开小楼的时候,将这根铅条插进了门槽里,正常来说,只要一开门,就能听到铅条被挤断的声音,可是刚才老周开门的时候,我却没有听到任何异响声。

也就是说,在我们回来之前,门曾经被人开过一次——小楼里很可能进了外人。

我朝身后的猎户招招手,也蹑手蹑脚地进了门,猎户经常要逃避阖皮的追捕,警惕性比我还要高,他进门以后,又提着门把,将门无声地关上了。

前方,老周拿出钢弩,上好了弩失,我则抽出了山筋,并递给身后的猎户一把战术斧,不过他没接,又给推了回来,我反应了一下才想明白,他那双锥子一样的手,根本攥不住斧柄。

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就听到二楼的楼廊上回荡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,潜入这座小楼的人也有在有意压低自己的声音。

老周摆摆手,示意停下,当时他就站在第一节楼梯的边缘。

楼里的楼梯都是木制的,一旦踩上去,不管再怎么小心,也一定会发出声音。

吱——

就在这时候,二楼上响起了木板被挤压的声音,潜入上应该是登上了二楼连接三楼的楼梯。

与此同时,二楼楼廊上传来另一阵脚步声,那声音很急,很重,除了频率像脚步,就像是有个很硬的东西反复在地板上砸。

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闷哼声,以及什么东西被撕开的声音。

老周立即端着弩冲了上去,我和猎户紧随其后。

登上二楼楼廊,就见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,光线太暗,看不清究竟是什么,只能隐约看出其中一个好像在撕咬另一个,空气中弥漫着很重的血腥味。

老周掏出手电来点亮,惨白的光束照过去,就见一个形状诡异的怪物正将村长压在地上,用两排鲨鱼一样的尖牙撕咬村长。

村长的脖子已经完全被咬穿,人已经死透了,而我也认出了那个怪物。

它就是我们之前在暗格里发现的骸骨,此时它身上已经长出了肌肉的筋膜,只是还没有长皮,强光照耀下,就像个人体标本。

此时,怪物突然抬头望向老周,接着它就放开村长,做势要朝我们这片扑。

老周反应迅速,噔噔噔射出三支弩失,每一支都钉在怪物的脑门了,这玩意儿生命力极强,被利矢穿颅都死不了,充其量只是踉跄了几步。

不等它站稳,老周抽出战术斧箭步上前,手起斧落,直接砍断了怪物的脑袋,怪物这才倒地。

我心里有心纳闷,老周怎么不用自己的能力呢,先前对付阖皮的时候,他也没用过。

老周蹲下身,拿手仔细照了照怪物和村长的尸体,怪物其实还没死透,眼睛一直在眨,只不过脑袋和身子分了家,已经没有行动能力了,而村长则是死得不能再透,瞪着一双眼睛,瞳孔已经扩散。

在村长的手边,还落着一把极其锋利的砍刀,我要是没猜错,这把刀,应该是为我和老周准备的。

老周指了指村长的尸体,问我:“村长为什么要杀咱俩?”

我刚摇了一下头,忽听身后的猎户说:“他不是村长,他是两个外乡人中的一个,那才是村长。”

我回头看向猎户,就见他抬起手来,指向了被老周枭首的怪物。

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 https://www.365xs.la/book/84091/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》,方便以后阅读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第十七章 谁是村长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第十七章 谁是村长并对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